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龙虎门外传之蛇煞星大干马小灵
龙虎门外传之蛇煞星大干马小灵

龙虎门外传之蛇煞星大干马小灵

一大清早,沙田万佛寺山脚下已经来了众多香客及信众,因为今天正是佛诞
节,但是山门的知客僧却阻挡了一干善男信女上山进香朝拜,理由只有一个:香
港首屈一指的黑道大哥─毒枭马的夫人和女儿今日要来万佛寺参拜。
在清幽狭长的山道上,一个身穿浅紫色T恤搭配牛仔裤的美丽少女和一位中
年美妇,正并肩往万佛寺走去,她们的身前身后共有四名保镳随行,可知她们两
人的身价不菲,那名贵妇正是毒枭马的妻子,而美少女自然是他的掌上明珠─马
小灵,她今年芳龄十八岁,虽然冰雪聪明且本性善良,但性格刁蛮任性,喜欢观
赏他人撩事斗非。
毒枭马虽然是个叱吒风云的黑道老大,但对家人仍是关怀备至,不但悉心教
养女儿,更尽量不让她接触到黑社会里的险恶丑事,因此小灵虽然有几分大小姐
脾气,但是深具孝心,亦十分明白事理,经常劝父亲早日金盆洗手,不要再赚毒
品生意的黑心钱.
母女两人有说有笑的往前走,浑然不知道自己正一步步的堕入可怕的陷阱中,
几双毒蛇般的眼睛正将目标瞄准了她们两人。
翻江蛟是毒枭马的头号得力助手兼保镳,虽然他的性格暴戾凶残,阴狠狡猾,
但是办事俐落,本身功夫也的确有两把刷子,因此毒枭马一直都对他信任有加,
但毒枭马却不知道,其实翻江蛟野心勃勃,极欲出人头地,早就已经包藏祸心,
想要取代毒枭马成为香港毒品市场的龙头.
他跟随毒枭马数年,知道毒枭马最大的弱点就是他的家人,因此他计划绑架
马夫人及马小灵,好胁迫毒枭马交出地位及家产,为了确保计划成功,他网罗、
收买了不少高手为己所用,像是油麻地十三龙和丁霹、丁雳等人,甚至连罗刹教
此时派驻在香港的三煞星中的蛇、狼两煞星,也应允参加这个计划。
蛇煞星这个人,论武功只介於二、流之间,半秃的头发和八字鬍,再加上下
流的眼神及长像,十足就是个天生的人渣像,而且除了贪财之外,更是好色如命,
不知犯下过多少起强奸案件,毁过多少无辜女子的清白。
其实蛇煞星之所以参加这次的绑票行动,可是另有居心,他老早就盯上貌美
如花的马小灵好久了,就他对马小灵的观察,可以肯定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
而这样一个娇俏可人的美貌千金大小姐,若能用自己跨下那条毒蛇,狠狠干破她
那宝贵的处女膜,夺取她的纯洁,这可是光用想像就足以叫他兴奋不已了。
走在林荫间的阶梯上的这对母女,呼吸着芬芳的空气,神情愉快的交谈着,
浑然不知危机即将到来,毕竟走在她们身前身后的四位健壮精悍的西装墨镜男子,
可都是毒枭马精挑细选出来的优秀保镳,不但个个身手不凡,而且绝对忠心可靠,
所以她们母女俩一直都很放心。
谈话中的母女俩停止了谈话,是因为身前的两个保镳停下了脚步,顺着他们
的眼神看过去,可以看到由丁霹和丁雳带领着几名凶神恶煞的男子,从更上方的
阶梯朝这边走过来,对保镳们来说,丁氏兄弟虽然同是毒枭马的手下,不过跟在
他们两人身后的油麻地十三龙里的那几条恶龙,可是绝非善类,而且很明显的不
怀好意。
几乎同时,她们身后的保镳也发出惊愕的喘息,从后方下面的阶梯上,翻江
蛟手插西装口袋,面露奸笑,身后跟着蛇煞星、狼煞星及油麻地十三龙的其他几
龙,也朝着这边逼近!换言之,小灵等人已经被前后包挟了,虽然翻江蛟是自己
人,但是身为优秀保镳的直觉,让他们几乎可以肯定翻江蛟等人来意不善,不由
得紧绷了身体,摆好了预备战斗的姿态.
蛇煞星盯着马小灵,内心暗想:「这个马小灵美到出汁,嫩口弹手,正呀!」
他那淫猥的眼神,彷彿毒蛇盯住猎物一般,在阴狠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欲望,几乎
像是将马小灵看成全身赤裸裸一般,让她浑身不自在起来,马夫人才刚要开口质
问翻江蛟来这里做什么,机灵的马小灵就已经从皮包里拿出手机,打算打电话求
援。
翻江蛟自然不会坐视她打电话求救兵,得意洋洋的下令道:「大夥儿动手!
不过对那位马大小姐可要特别尊重,千万别对她粗手粗脚,嘻嘻嘻!」手下们便
纷纷抢上前出手与四名保镳们交手起来,四名保镳虽然都是空手道或是柔道等武
术的达人,但敌众我寡,一开始就处於下风,马夫人原本还搞不清楚状况,但一
看到平时一向信任的翻江蛟竟然背叛反主,不由得花容失色,大声尖叫起来。
也是翻江蛟运气不好,今日龙虎群英也先一步到了万佛寺,目的同样也是为
了马小灵. 原来龙虎三皇之一的王小虎,自从和马小灵邂逅之后,一颗心便系在
她身上,而他的好兄弟光头星探知马小灵今日清早会和母亲一同去万佛寺礼佛的
消息后,便告知小虎,并鼓励他把握机会前去追女仔,众人也起鬨说要一起去帮
助小虎泡妞,因此龙虎群英此时正巧离此处不到两百公尺。
见义勇为的龙虎群英听到马夫人的尖叫声,当然不会坐视不理,纷纷赶往出
事的现场,当他们到达之时,已经有两名保镳被击倒在地,而翻江蛟正要伸手抓
住马夫人的手腕,群英看到翻江蛟竟然背主反噬,欺凌弱女子,自然不会袖手旁
观这等卑劣行迳,纷纷上前加入战局,王小虎一声大喝,一记降龙十八腿的「青
龙出洞」朝着翻江蛟踢去,翻江蛟身负九幽逆经奇功的青燄功力,悍然使出赤炼
鬼爪硬接了这一腿。
翻江蛟在紧要关头被王小虎坏事,气得七窍生烟:「王小虎!敢跟老子作对,
今日就要你粉身碎骨!」正邪不两立,两人立时展开一场激斗,石黑龙和王小龙
等龙虎群英也分别和狼煞星、丁氏兄弟及油麻地十三龙等恶党交上手。
眼看众人形成混战,光头星对着小灵母女喝道:「还呆着干嘛?快走!」蛇
煞星身形疾动,喝道:「老子手痒难耐,这个光头仔就交给我!」蛇煞星来势凶
凶,光头星不敢怠慢,冲前迎击,岂料蛇煞星出手快如闪电,光头星未及招架,
双耳已应声中指,指劲刺震入脑,光头星登时金星四冒、晕头转向。。。
碰上蛇煞星,光头星有如被麻鹰捉鸡仔般玩弄,背后衣领被蛇煞星纠住,倒
头桩直撞地上,冲击力之强,甚至将青石铺成的山道地版撞出裂痕,受此重创,
光头星登时失去战斗力。
马小灵在之前太平清醮庆典时,曾经见过王小虎夺魁的英姿,当时便对他的
气宇轩昂粝律羁痰挠∠螅缃裼忠娝洑獾牡菆鱿嗑龋龊酶校胍
_ 口加油助阵时,她的嘴巴却被蛇煞星那瘦长的左手给摀住了,原来蛇煞星泡制
光头星是名,偷香窃玉是实,只见他身形疾窜,从背后一把抄起小灵.
蛇煞星从背后用右手紧紧箍住小灵的纤腰,她的手机掉到地面,硬是被蛇煞
星强抱着,朝着旁边的树林方向奔了过去,王小虎和翻江蛟同时大惊,翻江蛟急
喝:「蛇煞星!你搞什么?」蛇煞星狂笑道:「哈哈。。。老子冻未条了,欲火
焚身,非速速用这妞儿消消火不可,事后再把她交给你吧!」翻江蛟大怒:「蛇
煞星你疯了吗!?马小灵绝对碰不得!」狼煞星也大叫:「阿蛇!现在是干这种
事的时候吗!快放下她!」
「放?就放堆好东西给你们!」蛇煞星为了一逞兽欲,全无人性的朝着追来
的王小虎和翻江蛟、狼煞星洒出一把带毒的暗器,接着就头也不回的抱着小灵跑
了。
三人被暗器一阻,要再追时已经不见蛇煞星和小灵的踪影,小虎的心上人被
抓走,自然是最为着急,本想立即去追踪蛇煞星,可是阴险的翻江蛟虽然在肚里
暗骂:「这条死蛇竟然饮我头啖汤,激气!」但是毕竟小灵有没有被人强奸过,
都无损她做为人质的价值,所以翻江蛟没有错过这个好机会,一招「猛鬼叩门」
直袭小虎毫无防备的后背,所幸小虎反应快,及时避开要害,但仍在背上留下五
翻江蛟眼看王小虎心急如焚,难以集中精神应战,更是加紧攻势,誓要趁此
机会将小虎毙於爪下,两人过了几招,王小虎险象环生,好几次都险遭毒手,他
心知翻江蛟不会放任自己赶去救马小灵,只得先勉强自己沉着下来,冷静应战,
尽速打倒翻江蛟后再去搭救马小灵了。
另一方面,蛇煞星抱着小灵,彷彿像灵蛇一般的穿梭在树林间,他的武功虽
然还称不上一流好手,不过论到轻功却有相当水准,或许有着高明的逃跑工夫正
是他在江湖中打滚的秘诀吧!在他怀里的马小灵虽然不断的挣扎扭动,可是却始
终无法摆脱那铁箍般的手腕。
蛇煞星奔跑的目的地,是他在这山上曾经勘查过的一个隐蔽场所,一想到等
会就能尝到臂下挟持的这位美少女的头啖汤,不由得全身热血沸腾,冲劲十足。
十分钟后,蛇煞星终於到达目的地,按照他的估计,最快也要四十分钟后才有人
能够搜寻到这里,在那之前,他早就已经将这碗好汤喝得碗底朝天了。
他将怀里的马小灵往草丛里一丢,冷笑道:「这里只有鸟语虫鸣,「野战」
最好情调!」接着开始欣赏眼前的猎物,他眼前这位刁蛮美丽的小辣椒,有着一
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皮肤白晰滑嫩,端丽的瓜子脸配上明亮的双眸,秀挺的鼻子
和小巧的红唇,无疑是个青春标致的美人儿,身材子例也相当匀称,胸前的双峰
虽然不是那种巨乳波霸型,但饱满而大小适中,是型状相当漂亮的美乳。
小灵摔在柔软的草丛上,虽然并不疼痛,但是即将被强暴的恐惧令她全身僵
硬,心中一直想要逃跑,但一看到蛇煞星那充满欲火的眼睛,就不禁双腿发软,
动弹不得,只得在心中不断祈求小虎能够赶快来搭救自己。
这异常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小灵心中虽然明知道蛇煞星想要干什么,但
直到蛇煞星犹如饿虎擒羊般的扑倒在她身上,粗暴地撕碎她的上衣,她才终於尖
叫起来,在这呼天不应,叫地不闻之处,即将上演一幕贪婪、猥琐、丑陋的─淫
蛇摧花!
蛇煞星淫笑着道:「皮香肉滑,青春诱人,好一件骚货极品,你锺意老子温
柔呵护,抑或激烈大战?」小灵的尖叫大概只持续了不到半分钟,就被蛇煞星摀
住了嘴巴,即使挣扎亦是无用,压住她身体的手腕充满着宛如钢铁般的强韧. 接
着蛇煞星将被撕破的小灵上衣揉成布团,塞进她的嘴里,再拿出胶带封住她的嘴
巴,如此一来,小灵就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无法再高声求救了。
其实蛇煞星也很想听听马小灵被自己蹂躏侵犯时,哀号求饶的惨叫声,但此
地虽然隐密,但终究是在野外,若因为她的呼救声而引来他人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那可就不美了,所以他还是採取了封住小灵嘴巴的作法。
小灵的嘴巴被封,更加深了她的危机感,为了守护自己的贞操,她的双脚不
停的乱踢乱动,双手也拼命的抗拒,蛇煞星显然在享受着小灵的抵抗,她的粉拳
对蛇煞星来说不痛不痒,不过终究有些碍事,蛇煞星强行将两只白皙手腕扭按成
高举过顶的姿势,并交叉成「人」字状,卑劣的嘴脸泛起淫笑,接着取出绳索将
她的双手绑起来,最后还将绳索和附近的一颗大树绑在一起,这么一来,可怜的
马小灵就注定无法从蛇煞星的魔掌中逃脱了。。。。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蛇煞星搓着手,准备开始享用眼前的大餐,马小灵从刚
才到现在的反抗全然徒劳无功,只能任由蛇煞星摆佈,或许是看破了蛇煞星的为
人,她放弃了哀求对方的想法,因为那只会让他更加兴奋,她用着憎恨的眼神怒
视着蛇煞星,如果凌厉的目光能够杀人的话,想必此时蛇煞星已经被小灵充满憎
恶的眼神杀死了一百次以上吧。
蛇煞星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就像一条饿狼一般扑倒在小灵身上,恣意
地玩弄她的肉体,充满色欲的呼气及湿滑舌头,自小灵的脖子一路舔到脸颊,蛇
煞星的丑恶的脸贴到拼命转开的脸庞上,他那е瘸粑兜淖齑搅钚§` 呕心想吐,
而蛇煞星那对禄山之爪则隔着粉红色的高级蕾丝胸罩,搓揉着少女那足以引以为
傲的玉女秀峦,令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打从出生以来,这还是头一次被男人这
样粗暴无礼的玩弄胸部,这股屈辱令她的双目流下两道清泪
自从结识王小虎以来,她就不只一次的暗暗幻想,将来有一天,要在十分浪
漫的情境下,和小虎共渡她的初夜,为情人献上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但如今自己
却在这个幽暗的树丛中遭受这只贱蛇的侵犯。。。想到这里,马小灵心中的伤痛
实是难以言喻,但蛇煞星可没有工夫理会少女内心的悲伤,她的眼泪只是激起了
他更多的兽性,对他而言,娇贵无比,身价数十亿美金的千金大小姐,如今被压
在自己身下全无反抗之力,只能以流泪来作出遗言的抗议,是再刺激不过的事了。
蛇煞星并没有将小灵的胸罩也撕破,而是将它往上扯至乳房上方,两颗含苞
待放的嫣红蓓蕾和雪白的双峰就这么露了出来,对蛇煞星而言,这样子比起将胸
罩完全脱掉还要来得令他感到兴奋. 「好棒的奶子,让老子来好好疼惜一下!」
蛇煞星的嘴唇用力吸吮乳房,马小灵扭动身体,却依旧无法反抗。无奈的泪水自
眼角流下,滴落在鲜绿的草丛上。
过了一会,蛇煞星移开嘴唇,改用双手姆指及食指捏了捏那两颗粉红色的鲜
嫩樱桃,接着以那柔软细腻的白馒头山为目标,展开了进攻行动,那两团堪称造
物主傑作的玉女山峰,在蛇煞星的淫掌下不断地变换形状,那粗暴的动作与其说
是爱抚,不如称之为蹂躏还比较恰当,小灵疼得泪水直流,在经过如此近乎虐待
的狎玩后,想必事后会在那雪白的双峰上留下十几道乌黑的指痕。
充分享受过小灵的玉乳后,蛇煞星将目标转移到小灵的下半身,他的牛仔裤
裆早已被硬邦邦的阳具给谷得涨起来,猴急的他耐着性子,费了一番工夫将小灵
穿的牛仔裤和脚上的运动鞋和卡通袜都给剥了下来。和胸罩成套的高级蕾丝内裤
就呈现在蛇煞星眼前,紧接着他用力一撕,随着一阵刺耳声响,那条由上好丝绸
所织成的粉红色内裤就这样便成了两截破掉的碎布。
但是由於马小灵死命的夹紧双腿,以致於蛇煞星无法一窥美少女的神秘花园,
「没用的,没用的,大小姐你就别再做些没意义的事情啰!只不过是白费力气啦!」
在蛇煞星的狞笑声中,小灵的两只脚踝被他的双手抓着,用力地往左右分开,小
灵拼尽全身力气的抵抗,虽然让蛇煞星多费了点力气,不过两人之间的力量差异
本就有着天壤之别,她那徒劳无功的抵抗终告失败,大腿被完全分开,整个人呈
「人」字状,蛇煞星将自己的腰抵在小灵的双腿之间,让她无法再次闭拢双腿,
接着便开始欣赏小灵那完全暴露在他眼前的神秘禁地。
「啧啧」蛇煞星不禁发出了讚叹的声音,马小灵那最隐密的纯洁私处,真的
是长得很美,稀疏且修剪整齐的黑森林下方,那未曾被男人触碰过的处女禁地,
无论是形状或是色泽,都是那么的漂亮,完全让人相信她是一个守身如玉的高贵
千金。
相对的,马小灵则是感到羞耻极了,受过良好教养的她,如今被脱得近乎全
裸,两脚被分得开开得,最悲惨的是下体还任由身前这个猥琐下流的衰人一览无
遗,这样的羞辱让她恨不得有个洞可以钻进去,一辈子不要再出来算了。
蛇煞星先伸指逗弄了一下小灵的阴核,然后拨开了那紧闭的肉唇,试探性的
将食指伸入那未曾有人探访过的幽径里. 第一指节才刚进入,蛇煞星就不禁脱口
而出:「哇塞!好紧哩!」从未被异物入侵过的密道,像是要拒绝指头的入侵一
般,紧紧地包挟住它,彷彿想要将它推挤出去似的。
蛇煞星再略为施力,指尖前端便碰到了那一层捍卫着少女贞操的薄膜,当他
一想到等一下自己就可以成为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突破摧毁这道处女最后防线
的男人,就忍不住得意的淫笑出声。
他拔出手指,低下头来,脸往下体移去,伸出舌头舔着小灵那还相当乾燥的
秘道入口,,双手则在白润大腿上抚摸游走。就小灵而言,蛇煞星的口交非但没
有给她带来任何快感,反而充满了呕心难忍的感觉,而就蛇煞星的立场来说,他
只是为了方便等一会的插入才做这些前戏的,即使马小灵没有感觉,他也完全不
会在乎。等他觉得已经用自己的口水湿润得差不多了,便抬起身来,刚拉下牛仔
裤拉炼后,却又露出了想起了什么事的表情,从口袋里拿出一台小巧的数位相机
.
马小灵看到蛇煞星拿出数位相机,惊得花容失色,就她而言,若是被拍下这
样的裸照,那可是比死还难堪的耻辱,她拼命的摇头,嘴里不断发出「唔唔」的
声音,全身激烈的挣扎扭动,双手被麻绳绑住的地方几乎勒出了血痕。
但是冷血淫虐的蛇煞星,在「嘿嘿嘿」的淫笑声中举起了相机,随着闪光灯
的亮起,一张张活生色香的马小灵裸照被拍进数位相机里储存起来,蛇煞星还特
别针对小灵的私处做了十几张不同角度的特写,这才满意的将相机放到一旁。
无能为力下成为春宫照女主角的马小灵,也只能在憎恨淫秽无耻的蛇煞星之
余,怨歎上苍为何要让无辜的自己遭受到如此残酷的折磨,难道父亲毒枭马贩卖
毒品的罪业,就在现世果报在他的女儿身上吗?
马小灵的恶梦还尚未结束,蛇煞星从裤裆里,掏出了他那只引以为傲、长大
粗壮的赤黑巨蟒,这还是马小灵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勃起状态下的男性阳具,前
端的龟头大如鸭蛋,棒身粗如儿臂,那丑陋呕心的模样,既像是昂首吐信的大蟒
蛇,又像是来自宇宙的异形生物,是那么的令马小灵感到恐怖畏惧。
蛇煞星将龟头前端在小灵的私密花园前磨来蹭去,即将被破身的恐惧令小灵
全身僵硬,蛇煞星兴奋地道:「我的亲亲小心肝,待会老子就要帮你开苞,让你
失去处女之身了,怎么样?心情如何啊?是不是很期待啊?哈哈哈!」他得意的
看着小灵那俏丽的脸庞充满着屈辱和绝望的表情,开始用右手扶着那条巨蟒,挺
腰前进,展开了破处之旅的处女首航。
硕大的龟头硬是挤入了桃园入口,原本仅能容纳一只铅笔宽的狭窄幽径,如
今被肉色的大蛇给撑开到极限,小灵的脸色白得吓人,因为她正在承受着难以想
像的疼痛,那条巨蟒不停往内钻去,终於碰到那层象徵处女坚贞的最后防线。
马小灵的处女膜顽强地抵住了巨蟒的两、三波攻击,但是蛇煞星脸上的淫笑
不改:「马姑娘啊,你的处女膜还真是坚韧,不过它是阻挡不了老子的!」说完
他将巨蟒向后退出一些,蓄足了全力之后,整个臀部再猛力往前一冲!彷彿可以
听到马小灵的体内深处发出「噗叽」一声,那层处女的最终防线,就像被巨蟒所
吞噬的猎物一般,先是被撕裂,然后悲惨的粉碎了。
「呜呜呜唔唔唔唔~~~」那一瞬间,存下半身传来前所未有的激烈剧痛,
传达到马小灵的脑海中,如果此时她能够开口说话的话,想必会发出足以惊天动
地的惨叫声吧?她的眼睛睁得又圆又大,痛得连眼泪都掉不出来,深恨自己为什
么没有痛得晕过去,先前被玩弄胸部的痛楚和现在一比,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除了肉体上足以撕心裂肺的激痛之外,心灵上的伤痛也是不相上下,直到刚
才那一刻,小灵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抱着一丝希望,那就是龙虎群英能在千钧一发
之际赶来打倒蛇煞星,保护了自己的处子贞操,可如今一切都完了,即使他们现
在赶到,自己的清白也已经毁了,再也不是完壁之身了─这个打击带给她的痛苦
绝不下於肉体上的激烈疼痛。
突破处女膜后,蛇煞星没有多做停留,仍是让巨蟒继续往前推进,终於,蛇
头到达了小灵体内最深处,整条巨蟒完全的塞进了那紧密狭窄的处女嫩穴里,两
人的性器紧密重合,毫无间隙。贯穿的一方固然是爽得灵魂像是要飞上天似的,
像是被烧红的铁棒贯穿的这边,却是痛得像是身体被劈成两半似的。
插入到最底后,蛇煞星将巨蟒停留在那紧凑的秘洞中,享受那股被处女膣肉
包夹的销魂滋味,过了好一会儿,才将巨蟒缓缓退出小灵体内,随着它的退出,
一抹鲜艳夺目的红色血迹随之被带出,蛇煞星知道那正是马小灵宝贵的处女落红,
蛇煞星用食指沾了一些初血,炫耀似的展示在小灵面前:「看清楚啰~这就是你
的处女膜被干破所流出的落红,一辈子可是只有这么一回的,咭咭咭!」小灵再
次的确认了自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处女之身,痛苦得闭上眼睛,不想理睬蛇煞星
的羞辱。
当小灵从破瓜的剧痛中稍稍平复过来后,那条巨蟒又猛烈地再度朝里面钻入,
小灵:「~~~~~!!!」蛇煞星毫不怜香惜玉的大力抽送,每一次的进出都
带出了一些落红,不一会儿,那只赤黑的肉蛇就被鲜血染成红通通的,缤纷的落
英不断滴落在小灵屁股下方的草丛上,形成一个巴掌大的血渍.
对小灵而言,蛇煞星每一次深入自己体内,都像是用钢刀利刃在切割自己的
身体般痛苦,在她原本的想像中,性爱应该是一件美好浪漫的事,想不到自己的
初体验,竟是受到像酷刑般的折磨,若非嘴里被塞进了布团,她很可能会为了逃
离眼前的地狱而选择咬舌自尽也说不定。
「哈哈哈,真是太爽了,身价高贵的大小姐干起来就是不一样!」蛇煞星就
这样骑在小灵身上,双手玩弄着粉嫩雪白的玉乳,口中发出「呼呼」的喘气声,
满身大汗的摆动着腰部,持续地蹂躏着马小灵,小灵痛苦地扭动着,她那毫无性
欲的下体,并没有分泌出多少爱液来润滑,不过破瓜的初血也已经足够让蛇煞星
顺畅的进行活塞运动。
途中蛇煞星还拿起了数位相机,对两人的结合处拍了几张特写。此时小灵已
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只是每当她真的晕过去而失去意识的时候,蛇煞星就会故
意特别用力粗暴地进行抽送动作,让她又痛醒过来。
就这样马小灵被蛇煞星残酷的强奸了二十几分钟后,蛇煞星感觉到自己就快
要一泄千里了。他一面揉搓着柔软的乳房一面说:「马大小姐,老子就快要在你
里面射出来了,准备好承受老子的精液了吗?」听到蛇煞星做出体内射精的宣言,
被强暴得陷入恍惚晕眩状态中的小灵,脸上又浮现了极度恐惧的表情,拼命地摇
着头表示拒绝,并猛烈地扭动身躯.
即使纯真如她,也知道目前正处於危险期中的自己,若是被蛇煞星在阴道里
射精,将有很高的机会会因此而受精怀孕。若是自己怀了眼前强奸自己的这个卑
劣丑恶的贱蛇男的孩子,那将是马小灵绝对无法忍受的嫌恶之事。
蛇煞星享受着身下美丽身躯的反抗,他看着极度厌恶被中出的马小灵,瘦长
的双手搓揉着雪白半球体,得意洋洋地道:「不想被体内射精是吧?可惜这由不
得你!你就先想想要为你生下的胖娃娃,取个什么样的好名字吧~」说完将跨下
的巨蟒往前顶至最极限,龟头紧抵子宫口,然后从马眼喷出一股又一股白浊浓稠
的阳精。
当马小灵听到蛇煞星再次宣言要在自己体内射精后,她最后一丝希望也告破
灭,心中无限淒苦,随即从深入自己体内的那条巨蟒前端,开始喷洒出一种灼热、
黏稠的液体. 虽然小灵没有经验,不过她也猜得出那就是蛇煞星的精液。
她心知再怎么抗拒也是无用,只得默默地流着泪,任凭他将精液尽数喷洒进
入自己的子宫深处,她彷彿可以想像出来,在自己的身体内,那些邪恶的精子们,
正争先恐后地朝着自己的卵子游去的景象。
过了片刻,蛇煞星将精囊里的精液一点不剩的射出之后,心满意足地重重的
喘了一大口气,然后趴在小灵身上歇了一会儿后,才将那条泄了气的软皮蛇,从
小灵那饱受摧残的神秘幽径中退了出来。他不慌不忙的拿起了一旁的数位相机,
对准了小灵那惨遭蹂躏,染满落红的花园入口,开始捕捉精液逆流出来的珍贵画
面。
从秘洞入口倒流出来的液体,一开始混合了大量的初血,呈现了近乎血滴般
的深红色,随着较深处的精液流出,颜色逐渐转淡,变得像是粉红色的草莓牛奶,
最后才流出乳白色带有血丝,像是米浆一般的液体.
这时的小灵,一动也不动,神色漠然,她的泪已经流乾,心灵如同死灰一般,
这场强暴不但摧毁了她的幸福和贞节,也为她带来将来每个夜晚无尽的恶梦。现
在的她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意志及气力,来反抗或阻止蛇煞星拍下自己双腿张得
开开的,股间流淌着精液的悲惨模样。
拍摄完成后,蛇煞星拾起了散落在一旁,在不久前曾被称为蕾丝三角内裤的
粉红色布片,用它擦拭自己跨下那条红白相间的软皮蛇,再顺手在小灵的私处抹
了几下,象徵性的清理一下,那条内裤破片沾满了血迹和精液,显得十分触目惊
心。
蛇煞星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把软皮蛇收进裤裆里,并拉上拉炼,他一面拾
起自己的T 恤穿上,一面开始幻想着要将马小灵带走并监禁,等调教成性奴并搞
大她肚子后,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毒枭马的女婿,继承那数十亿美金的庞
大身家了。
他的妄想还没结束,一股猛烈之极的劲风向他袭来!来者正是王小虎!蛇煞
星闪避不及,右肩吃了重重一脚,整个人向后飞出将近十公尺,背部撞上一颗大
树,震得落叶纷飞,痛得他哇哇直叫。
原来在经过一番恶斗之后,舍生忘死的龙虎群英,终於凭着不怕死的斗志,
将贪生怕死的翻江蛟一众打得落荒而逃,确保了马夫人平安之后,龙虎群英被四
处寻找被蛇煞星掳走的马小灵,皇天不负苦心人,终於王小虎在这山上极为隐密
的地方发现了蛇煞星及马小灵.
但是当他看到马小灵双手反绑过顶,被掀至锁骨处的胸罩下方,雪白的半球
体佈满指痕,敞开的双腿之间,饱受蹂躏的少女圣域,流淌出红白相间的黏稠液
体,使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小灵刚才遭遇到了多么可怕的惨事。
眼见心上人惨受淫辱,小虎心如刀割,又极端自责为何没能即早赶到,以致
於小灵遭到如此惨祸,他快步奔向小灵,他不敢多瞄一眼小灵几乎赤裸的身子,
脱下身上的外套盖住她的裸体,然后替她松绑。
小灵终於盼到有人来搭救自己,原本以为已经哭乾的泪水又有如泉涌了,心
情既激动又难过,能脱离蛇煞星的魔掌当然非常高兴,但又不希望被任何人看到
现在自己的悲惨模样。
小虎帮小灵撕去嘴上贴的胶带,并拿出塞在她嘴里的布团,她一坐起身,因
为角度的关系,刚才被射在体内较深处的精液,又顺势流了出来,股间传来的那
股湿黏的触感,更加深了她觉得自己已是残花败柳的感触,她含着泪对小虎道:
「小虎。。请你帮我杀了蛇煞星那个人渣吧。。。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快乐的。。。。」
小虎对蛇煞星的痛恨亦不下於小灵,他站起身来欲寻蛇煞星的踪影,这才发
现蛇煞星早已不在原地,悄悄地溜了,小虎想起身去追,但又不想留小灵一个人
在原地,只得叹口气对小灵道:「小灵,我答应你,总有一日会为你将蛇煞星这
个人渣给解决,请你再稍微等一下吧!」
小灵「嗯」了一声,小虎将她抱了起来,准备送她回母亲身旁。原本小虎想
说些安慰她的话,却又不知从何开口,两人相对无语,只能持续着尴尬的沉默,
小灵轻轻依偎在小虎的胸膛,感受着他的体温,但在她内心深处,却觉得彷彿被
冰雪冻结住,不再像过去那样会为了被年轻帅哥抱在怀里而小鹿乱撞了。。。。
(完)